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收藏本站|常见问答|联系红四方|网站地图您好!欢迎访问中盐安徽红四方肥业股份有限公司官方网站!

咨询热线15155967017

热门关键词:控失复合肥定制稳定肥品牌复合肥复合肥加盟控失型复合肥

控失型复合肥
当前位置:首页 » 红四方资讯中心 » 媒体报道 » 火山口的竞赛:老国企艰难求生路(上)

火山口的竞赛:老国企艰难求生路(上)

文章出处:责任编辑:查看手机网址
扫一扫!火山口的竞赛:老国企艰难求生路(上)扫一扫!
人气:-发表时间:2015-01-16 13:52【

本文出自农资市场网《销售与市场》  作者:赵丹

红四方品牌复合肥

截至今年二月,方立贵在合肥国有化工企业担任主要负责人已经有十八个年头了。  期间,哪个企业经营困难或开不了工资,方立贵就临危受命去那个企业任职。从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开始,合肥市化工局下辖的几个国有老化工企业,在经济转型的过程中相续陷入了绝境。可每当方立贵接手上任后,这些企业都奇迹般地发生了变化,有的当月扭亏为盈,有的在三个月或半年内扭亏为盈,*长的也在当年走出了困境。  是什么让坐在火山口的老国企能散发出新魅力?为什么在方立贵的带领下就能实现老国企的翻天逆转呢?带着这些迫切的问题,我们采访了中盐安徽红四方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方立贵。  

艰难的履新  站在衰退的起点上  

记者:是在什么情况下,您开始担任合肥国有化工企业主要负责人的?当时的艰难难在哪里?  

方立贵:2008年6月,组织上决定,由我兼任合肥所有老化工企业的负责人。然而,新的困难和问题出现了:随着城市经济的发展,这些地方国企都面临着搬迁和退城进园的艰巨任务,更为棘手的是,在接任半年不到的时间里,国际上出现了世界性的金融危机,国内经济也出现了结构性过剩的严峻形势。  地方政府给我们下了*后通牒:要么将这些企业在限期内搬迁出城,要么将这些企业在限期内关闭破产!这是一场与时间的赛跑,我和我的伙伴们临危不惧,精诚团结,多管齐下,背水一战!我们一方面制订企业改革改制方案,一方面稳定生产经营形势;一方面制订企业的搬迁重组方案,一方面寻找战略合作伙伴;一方面确定新区项目规划,一方面争取政府的政策支持……  五年过去了,在当地政府的领导和支持下,我们制订的改革措施全部得到了落实,加上离退休职工在内的一万多名职工得到了妥善安置;市区的三个五十多年的老化工企业相继实现了平稳关停,没有出现过一起上访堵路事件;五家化工企业的资产成功实现了整合,并使整合后的新公司——“红四方”,华丽转身加入央企的行列;成功实施了新区的项目规划和建设,实现了产业升级、技术升级和规模升级,一个投资过百亿元的低碳、集约、生态、和谐的新企业矗立在世人面前;在外部市场持续疲软、每年新增就业岗位、职工收入水平稳步增长的前提下,“红四方”连年在中盐总公司化工系统保持良好的经营业绩。  

记者 :上世纪与你一道担任地方国企负责人的人都在哪里?  

方立贵: (默)  

记者:很多人都说,同一阶段的其他行业国企的转型都不很成功,一些同阶段的领导人也都可能都已经辉煌不再。在合肥,一个行业能够完整地保存下来,并有所发展的——只有“红四方”。奥妙何在?  

方立贵: 是的,我也听人这样讲过。相较于同期的其他国企,“候鸟”式的企业如轻工、纺织、机械、建材、橡胶等行业成片倒闭,技术和资金密集型的企业如钢铁、化工等行业打起了消耗战。在合肥,只有红四方及肥料一个行业能够完整地保存下来,并有所发展。若说秘诀何在,我想应该是在于“纯粹”二字上。  

成功源于“纯粹”  老国企的自我革命  

记者:胜在纯粹!方总,您能谈谈这个“纯粹”怎么讲吗?  

方立贵: 我从学校毕业分配进企业工作,先后当过工人、宣传干事、团委副书记、纪检副书记、政治处主任、厂长助理、副厂长等职务。期间感触*多的是,变革时期的国企经营困难,有外部市场的原因,更有自身管理上的问题。三分天灾,七分人祸。  每到一个新企业的首次见面会上,我都要说这么几句话:搞好一个企业需要大家的共同努力,搞垮一个企业领导班子几个人就够了,甚至于只要我一人就够了;我没有什么本领,也没有锦囊妙计,但我能保证我的亲属不与企业做业务,也要求领导班子其他成员做到这一条;企业很困难,我也没有带一分钱上任,但我们会发现,从今天起,这个企业会有花不完的钱,做不完的事情;我上任没有任何思想负担,即便搞不好这个企业,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,因为有太多的人趁火打劫,把国企的钱搞到自己腰包里去了,我搞不好——顶多是个能力问题!  上世纪九十年代中期,我到*个企业任职时,为了筹措生产装置大修资金,我与班子成员和全厂职工一样,连续三个月不拿工资;上世纪九十年代后期,我到第二个企业任职推动减员增效时,为了感化职工减少阻力,我只能让自己的老婆和亲属首先下岗;新世纪之初,我到第三个企业任职时,为了严明厂纪,同时又为了防止矛盾激化,我对个别特殊困难的违纪人员,采取公开处理、背地补偿的办法,对于他们的违纪罚款,全部由办公室从我本人的工资中给予补偿;十多年前,我到当地一家*大的化工企业任职时,全公司近万人没有参加工伤保险和医疗保险,有近十年的医药费没有报销,全公司没有一条道路有路灯且路面坎坷不平,数百户职工的房屋漏水或阳台损坏……我在大会上表示,我们暂时没有能力让职工住上新房,但我们一定有能力让大家住上不漏雨的房子!没有钱,即便把我乘坐的小轿车卖掉,也要把大家的房子修好、医药费报掉……  

试水自救之路  4000万集资款步步惊心  

记者:真是到了这么山穷水尽的地步了么?那在那样的情况下,资金问题怎么解决?  

方立贵:在当时,如何化解这些企业的资金紧张问题的确成了首要的问题。上世纪九十年代,在一片“叫卖”和“叫退”声中,地方国企像潮水般退去,幸存的也成了“娘不亲爹不爱”的孩子。政府不可能拿钱给企业,银行不可能青睐地方国企,这些企业一般都是人多、债多、包袱重,*的办法就是依靠职工的力量,进行生产自救。  

记者:生产自救?那企业的员工配合吗?  

方立贵 :2003年9月下旬,我在当地一家*大的化工企业任职时提议,在完全自愿的前提下,号召进行“生产自救、集资办厂”,三天的时间里职工自愿交纳集资款近4000万元。有些职工把全部的家当都送来了,有些七八十岁的老职工把养老的钱都送来了,有的老工人看到人多忙不过来,高喊着不要公司盖章,只要盖我的私章就行了!当地政府主管部门领导打来电话,指出这是违法至少是违规行径,要求我立即退款。我说,退?我是不会退的,因为政府不救企业,银行不愿为困难企业贷款,“生产自救”是*的办法。我说,我愿意为此而承担全部的责任!  

记者:这需要很大的魄力呀!  

方立贵:实际上,我接手的每一个企业的起死回生,都是集体的智慧和老百姓的力量救起来的。2008年元月,我所在的几个企业,作为合肥*后一批改革改制的国企,其改革方案都是一次性通过职代会的表决,其中人数*多的本身就是几个企业合并在一起的那个*大的国企,全票通过了改制方案,创造了上世纪以来,当地国企改革的奇迹。  2009年年初,我所在的几个企业遭遇了国内外金融危机的严酷洗礼,每月亏损额在5000万元左右,企业重组加入央企的形势很不明朗,我们在广泛宣传的基础上,全部职工不分职务高低、男女老幼,一律将月工资降至1380元,之后又在当地政府的支持下,四个企业近万名职工全部进入市失业保险管理中心。自2010年加入央企,成立红四方公司,实施新区项目建设以来,数百名工程技术人员和上千名参战、参训人员,夜以继日地奋战在设计、施工、招投标、采购、培训*线;每年数百项招投标业务、几个企业整合重组审计审查,没有一笔说不清的账,也没有一名管理人员和业务人员倒下;广大中层以上管理人员,身先士卒,顽强努力,十多年如一日,从来没有年休假和双休日,也没有加班工资,日夜奋战在生产经营的*线。  让我难以忘怀的是,有一年,省司法部门找我了解有关企业重组情况时,我正好出差在外,企业分管领导和职能部门负责人纷纷挺身而出,站出来替我承担责任……一名退休返聘的老职工,去年底为了调试一台机器,连续三天两夜守候在设备厂家的试验台旁,等不到结果,不愿去休息;让我感动的还有,许多部门的负责人为了完成手头的工作夜不能寐,有的甚至熬掉了头发、熬白了头发,有的为采购企业的紧俏原料和物资喝酒喝坏了身体,甚至有人为了工作而失去了与父亲、母亲见*后一面的机会……更让人难以置信的是,偶尔有退休老职工到政府部门上访,他们不是去告企业的状,而是在政府部门表扬我们……(未完后续接下期) 

更多资讯信息请关注红四方复合肥官方网站或拨打热线400-8089515!